你現在的位置: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多部門共議債券違約處置:基礎制度將“補齊” 保證正常融資需求
發布者:李玉婷  時間:2019-12-27


  根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債券發生違約涉及的債券本金規模近1100億元,其中有約39家發行人首次在債券市場發生違約。

  無疑,近年以來債券市場違約已經由少見的黑天鵝事件變成了常態化的市場事件,債券違約也引發了諸多糾紛形成了更大范圍的次生影響。

  但違約債券的處置工作也存在多元復雜的特點,并非某一監管機構可以獨自妥善解決,在這一背景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最高人民法院會同相關部門,圍繞債券糾紛案件的訴訟主體資格、受理、管轄與訴訟方式,以及發行人和中介機構責任等問題,共同開展多次調研,在廣泛聽取專家和市場意見的基礎上,形成了關于審理債券糾紛相關案件的做法,并形成了《全國法院審理債券糾紛案件座談會紀要》(下稱“《紀要》”)征求意見稿。

  而就在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邀請法工委、司法部、國家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證監會等單位在京召開了全國法院“審理債券糾紛相關案件座談會”(下稱“座談會”)。此次會上也印發了《紀要》征求意見稿。

  《紀要》征求意見稿的印發以及本次座談會的召開也意味著多部門多層次違約糾紛化解機制建立,違約債券處置工作向前邁出一大步。

  構建多層次違約糾紛化解機制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12月24日在座談會上介紹,債券違約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正常現象,個體違約事件有利于完善信用風險定價機制,加快市場出清,促進經濟結構調整。但若債券違約集中爆發,也會影響金融市場信心,導致風險交叉傳染,影響實體經濟。另外,我國債券市場違約歷史還比較短,受限于處置機制不完善等因素,整體處置效果還不夠理想,處置過程中也存在部分不盡規范、不夠透明的情況。

  鄒瀾的表態也代表著多個監管部門對于目前債券違約處置機制的看法,完善違約債券處置機制,構建多元糾紛化解渠道是當下市場的剛需,《紀要》征求意見稿的起草也正是要解決相應的問題。

  具體來看,《紀要》征求意見稿對債券違約處置中訴訟主體資格、訴訟管轄權、發行欺詐等行為的認定和損失計量,以及進入破產程序后的信息披露主體等內容進行了明確,進一步暢通了債券違約處置的司法救濟渠道,也解決了過去多年制約違約處置中的司法問題。

  “今年也遭遇過違約事件,后續處理比違約本身更復雜,消耗更大,《紀要》的印發希望能夠提高債券違約處置的效率?!北本┑厙患掖笮腿坦潭ㄊ找娌康娜聳咳銜?。

  另外,記者了解到,除了《紀要》征求意見稿,另一項債券違約處置的基礎制度也接近完成,即人民銀行、國家發展改革委、證監會聯合起草的《關于公司信用類債券違約處置有關事宜的通知》(下稱“《通知》”)將會很快印發。

  在會上,監管層相關人士透露《通知》進一步明確了違約處置應遵循的基本原則以及各方職責。同時,在該文件框架下,人民銀行還將出臺銀行間市場債券違約處置的具體指南,在強調公平清償和透明度的基礎上,重點豐富市場化違約處置手段,明確各類處置措施的路徑、流程,并同步推動開展試點工作。

  另外,記者從座談會上了解到,在《紀要》征求意見稿印發的背景下,多部門協作構建多層次違約糾紛化解機制也是未來監管重點建設的方向。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在座談會上表示,債券展期、違約債券交易等市場化處置制度已經初步建立,也有了一些成功實踐。下一步,要繼續做好豐富市場化處置方式、健全處置配套制度完善違約債券交易機制等方面的工作。如完善庭外重組方式,構建多層次的違約糾紛化解機制。庭外重組具有自主性和靈活性強、回收率高、負面影響小等優點。前期,人民銀行、國家發展改革委、證監會等單位已在庭外重組制度建設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劉國強講道:“我們也希望與司法部門一起,積極探索設立違約債券調解機構,引入行業調解,提高庭外重組的專業性和權威性,同時運用好仲裁制度,形成非訴訟方式與訴訟方式有機銜接、協調聯動的多層次債券違約糾紛化解機制。另外,但有些制度還不夠完善,迫切需要公司信用類債券部際聯席機制作為工作重點加以推進?!?/span>

  而證監會主席易會滿也在座談會上表示:“在債券違約風險防范化解的過程中,相關違約糾紛案件依法、有序處置非常重要。由于債券違約涉及投資者人數眾多,責任主體多元,其利益訴求也各不相同,僅僅依靠行政手段難以有效解決問題,迫切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尤其要通過暢通法制化渠道,形成糾紛化解能力?!?/span>

  保證正常融資需求

  座談會的重點無疑是補齊債券違約處置制度的“短板”,而有關下一階段債券市場要如何建設各部門也透露諸多方向。

  記者梳理了各部門的內容后發現,接下來債券市場建設的重點工作中保證企業尤其是民企正常的融資需求是重重之重。

  光大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張旭表示:“自2018年的集中違約以來,民企債大量違約的趨勢并沒有得到實質性的改善。年初以來,全部新增違約人多數為民企,共計 32 家,依然保持在較高水平。我們認為,在包商銀行事件的影響下,未來中小銀行的信用供給會不可避免地出現收縮,這將對民營企業融資造成較為不利的影響,從2019年全年違約數量來看下半年新增民企違約人并未減少?!?/span>

  正如張旭所講,各類違約事件進一步造成了對民營企業融資的影響,除了化解違約債券風險外,如何保障企業通過債券融資的正常需求也很關鍵。

  證監會債券部主任陳飛表示,下一步證監會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向,加強債券市場基礎制度建設,著力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其中一點是推動改善民營企業的融資生態。

  “各方應客觀看待民營企業債券違約,提升對民營企業融資的包容度。證監會將堅定支持符合條件、正常經營的民營企業發債融資,優化債券資金體系,完善民企債券融資的工具,發展創新創業債以及股債結合產品,同時推動地方政府通過增信支持等方式緩解民企融資難問題?!背路稍謐富嶸咸傅?。

  鄒瀾透露,中國人民銀行接下來的重點工作之一便是要發揮債市融資功能,保障企業合理融資需求,堅持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加大中長期流動性投放力度,確保流動性合理充裕和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


  本文來源于: 21世紀經濟報道

  轉載自://www.21jingji.com/2019/12-25/yMMDEzODBfMTUyMzcyMQ.html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