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不良高企、資本充足率告急 多家農商行擬定增搭售不良資產減負
發布者:李玉婷  時間:2019-12-05


  “冬令進補,臨近年末,中小銀行補血動作頻頻。近期,證監會網站披露了鷹潭農商行的定向發行說明書(申報稿),該行擬定向發行不超過4.5億股,發行價格為1/股,投資者在認購股份的同時需另行支付1/股用于購買該行不良資產。


  實際上,在資產質量承壓、資本缺口亟待補充的情況下,定增捆綁不良資產這一方法被不少農商行采用?!睹咳站瞇攣擰芳欽咦⒁獾?,11月以來,已有包括鷹潭農商行等在內的十余家農商行披露了定增預案,其中5家農商行要求投資者需同時出資認購銀行的不良資產。


  定增搭售不良資產

  記者梳理發現,近期多家農商行在披露的定增預案中提及,投資者在認購股份的同時還需出資購買這一銀行的不良資產。


  例如,江西玉山農商行擬定增6000萬股,預計募集資金7260萬元(發行價格為1.21/),投資者需另行支付的資金總額為4740萬元(即每股0.79),直接用于認購該行不良資產。


  安徽桐城農商行擬定增不超過49832萬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74748萬元(發行價格為1.5/),同時發行對象須承諾每認購1股另行出資1.00元用于購買該行不良資產。


  除了直接搭售不良資產,也有農商行明確表示定增所募集資金將部分用于不良資產置換。例如,萍鄉農商行在定向發行說明書中提及,此次擬定增募集資金8億元,其中4億元用于充實該行資本金,另外4億元用于置換不良資產。


  不容忽視的是,銀行定增搭售不良資產的背后也存在著不良貸款率高企的現象。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農商行不良貸款率為4.00%,而上述農商行的不良貸款率大多遠高于這一水平。


  例如,江西玉山農商行在2018年末、20196月末的不良貸款率分別達25.60%、22.98%,均遠高于5%的監管上限。該行將不良貸款率的上升歸因于企業轉型升級中遭遇困境、因環保要求企業停產搬遷、部分抵押物尤其是商鋪的抵押權難以實現等方面。


  安徽桐城農商行在2018年末、20196月末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1.12%、11.28%。該行稱,不良貸款率上升的原因系該行在改制期間,為做大信貸規模,偏離支農支小市場定位,發放大量大額貸款,內部管理、風險防控不力,造成存量貸款風險較大。


  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副院長羅榮華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定增搭售不良,對于銀行來說,這一做法方便化解不良資產;對投資者來說,銀行的定增還是具有較大吸引力的,尤其是當前高質量資產相對稀缺的時候,能夠部分抵消投資者對不良資產的顧慮。


  資本充足率頻頻告急

  實際上,從資本充足率等指標來看,上述農商行補血已是迫在眉睫。


  例如,今年6月末,江西玉山農商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為-7.91%,該行表示將通過增資擴股、加快處置不良貸款、加大信貸投放等方式,以使資本充足率達到監管要求。


  安徽桐城農商行在今年6月末的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6.96%、5.53%、5.53%,均低于監管標準。該行解釋稱,主要是公司不良貸款居高不下,不良貸款率未達到監管指標,撥備缺口高達14.07億元(2018年末),撥備覆蓋率也未達到監管指標,從而造成資本嚴重不足,導致資本充足率不符合監管要求。


  另外,截至今年9月末,萍鄉農商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為3.44%,低于監管紅線。該行表示,在不考慮發行費用、利潤累計等因素的情況下,假設發行前后加權風險資產不變,按其定增募集資金金額8億元為測算基礎,本次發行完成后,該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將上升至11.50%,滿足監管要求。


  實際上,當前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的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1128日,金融委召開第十次會議,提出要多渠道增強商業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資本實力,這也是金融委會議連續第三次提及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問題。


  新時代證券研報指出,三季度以來經濟下行壓力增加,同時表外非標融資持續萎縮,隨著表外業務轉入表內,商業銀行信貸投放力度加大,商業銀行資本的消耗持續增加,無論是大型商業銀行還是中小銀行都亟須補充資本。


   本文來源于:中國經濟網

   轉載自://www.ce.cn/macro/more/201912/05/t20191205_33777987.shtml

{ganrao}